出道=垮掉?娱乐圈偶像批量化生产,离你家“塌房”还会远吗?

文/莫非如果说掀起爱豆选秀热潮的2018年是“偶像元年”,那么2020年就应该称之为“塌房元年”。“房子塌了”是饭圈术语,原意指粉丝所追的偶像明星有了恋情,后来扩展为偶像被曝光的各种负面新闻。据网友不

文/莫非

如果说掀起爱豆选秀热潮的2018年是“偶像元年”,那么2020年就应该称之为“塌房元年”。“房子塌了”是饭圈术语,原意指粉丝所追的偶像明星有了恋情,后来扩展为偶像被曝光的各种负面新闻。

据网友不完全统计,整个2020年被曝光恋情的年轻偶像有30位,超过70%是通过选秀出道的爱豆。若将“塌房”的范围扩大至“偶像失格”,负面新闻“缠身”的偶像更是超过38位。

RISE组合接连而至的“塌房”事件,几乎承包了2020年底偶像界的热搜。

通过分析这些“翻车”事件不难发现,由于近些年国内偶像行业发展迅猛,年轻偶像明星“通货膨胀”,造成了超过行业底线的容错率;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壁垒越来越脆弱,负面新闻被曝光的渠道也不再仅限于媒体爆料。在可预见的未来,娱乐圈“塌房”,将成为常态。

“只要我跑得够快,塌房就砸不到我”

“以前的明星,都是一位一位地出道,现在的明星,都是一批一批地出道。”2020年末,在某档网络综艺节目上,一位嘉宾吐槽,“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成团出道的那一天,就是人生巅峰,从此就开始走下坡路。”

这个吐槽形象地总结了最近几年偶像选秀类节目火爆、爱豆大批量出现,而其中的绝大部分人又会很快因为负面新闻或没有作品而失去曝光率,迅速被人悄无声息地遗忘的现实。

2020年12月18日,在媒体曝光的一则视频中,参加选秀节目《青春有你》出道的邓超元被拍到与一女子单独见面,两人动作亲密。随后,视频中的女方被证实是参加过另一女团选秀的《创造101》的赵尧珂。这在将“恋爱即失业”作为潜规则的偶像行业,一次就塌了两座房。

12月21日,选秀教母、哇唧唧哇CEO龙丹妮在参加2020年星光大赏时,与昔日“搭档”杨幂大方飞吻,似乎并未受到旗下艺人恋爱绯闻的影响。实际上,2020年最后三个月,哇唧唧哇几乎承包了选秀出道偶像界最重头的几个热搜:通过参加《创造营2019》成功出道的R1SE组合,先是C位周震南被曝出父母是“老赖”,且2016年就已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后有8位成员深陷“恋爱泥沼”,而哇唧唧哇正是这个限定团的运营公司。

2020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咖位不同的年轻偶像发生“塌房”事件,从恋爱曝光到负面新闻,从人设崩塌到沦为“法制咖”,简直可以做一个“塌房”月历,其中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例如:

2020年2月,国内疫情严重时,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从快批捕一起口罩诈骗案案犯,犯罪嫌疑人被曝光是曾参加过选秀节目《以团之名》的艺人、乐华娱乐练习生黄智博;

5月,因《声入人心》为人所知的仝卓,在直播时自曝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被逐出演艺圈,被网友评价“房子塌得连地基都没有了”;

10月,R1SE组合周震南父母被曝是“老赖”,身负上亿债务,但周震南此前在娱乐圈一直经营“富二代”人设,令网友感到愤怒;

11月,《偶像练习生》第四名出道的黄明昊,被曝光其母亲因欠债3000多万,多次被限制消费的消息,让黄明昊的“贾富贵”人设崩塌。

…………

有网友精准评论2020年出现了“塌房人,塌房魂,塌房出现人传人”的奇妙景象,中国偶像行业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一些粉丝也自嘲道,“只要我跑得够快,塌房就砸不到我”。

一开始,普通观众还像“瓜田里乱窜的猹”,每出现一次爆料,哪怕不认识当事人,也会饶有兴味地搜索相关新闻。慢慢的,大家对这些“瓜”也失去了兴趣,因为大家发现,对于不关心爱豆领域的人,这些名字中几乎没有“出圈”的。

回顾2020年因“塌房”引起的微博热搜,红了20多年的“老爱豆”罗志祥以3531.8万的搜索峰值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潘玮柏(1523.5万)、肖战(1451.9万)和张一山(1283.9万)。其余人平均150万左右,更少有登顶热搜首位的。可以看出,这些出道时间短、无代表作的年轻偶像们目前只是靠粉丝撑起话题量,而粉丝之外,根本无人关心。

无孔不入的“雷神之锤”

纵观2020年的“塌房”事件,不难发现一个显著的新特点:以往媒体才是曝光艺人黑料的主力军,而现在,“塌房”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元化。

首先是粉丝行为,偶像买单。2020年2月,某位写手在著名同人网站AO3发布了一篇名为《下坠》的文章,主角是因《陈情令》爆红的两位年轻演员——爱豆肖战和王一博。文中对肖战“女性化”的角色设置激怒了粉丝,网站也因此遭到了肖战粉丝的持续举报,并最终关停。一时间,许多网友为捍卫“创作自由”和“观看自由”聚集在一起发动反击,肖战代言的品牌、演出的剧集,全部成为阻击对象。这起“227事件”,也最终从不同圈子之间的“圈层隔阂”,不受控地发展成为群体偏见。事发近一年,“顶流”肖战的演艺事业仍未恢复。

更多的是当事人“重锤出击”。

2020年10月14日,女演员赵梦洁发长文,宣布与恋爱4年的任豪分手。次日,网红“Sue小姿”爆料,任豪用假名字与自己恋爱,直到看到热搜才知道男方真实身份。这则爆料关联了23条热搜,其中5条排名第一,搜索峰值为585.6万。

剧情最“好看”的当数关于新生代演员黄俊捷的爆料,他在被拍到与一女子疑似恋情曝光后,当天,微博名为“花儿超级乖”的网友发文表示,自己才是黄俊捷女朋友。次日,男方发文否认,称“聊天记录是假的”,随后女方放出大量聊天记录、音频,内容露骨,除了隐瞒恋情外,更有骂粉丝、傍富婆的劲爆内容。

虽然这些当事人国民度不高,但由于“实锤”频出,且多次反转,都登顶过微博热搜,且搜索最峰值都超过了500万。

甚至有自己“锤”自己的,《声入人心》选手仝卓,赛后加入《快乐大本营》,原本前途无量,却在直播时自曝高考舞弊、学历造假,不但导致自己高考成绩无效、毕业证撤销,直接断送了演艺生涯,更牵连其继父撤职、多人被处分。

互联网的发展,让网友发声越来越容易,热心网友随处可见。R1SE“C位”出道的周震南拥有团队最好的综艺资源和商务资源,然而在某网友曝光了其父母是欠债数亿的“老赖”后,合作品牌纷纷解约或暂停发布物料,之前录制的《姐姐的爱乐之程》也删除了周震南的镜头,生怕因此连坐遭受抵制;《青春有你2》开播不久后,网上就出现了参赛者申冰曾破坏别人家庭的爆料,申冰也因为这件事直接退出了节目录制;《声入人心》人气选手、《天天向上》主持人高天鹤被网友踢爆在参加全国播音员主持人资格证考试时有违纪行为,并得到了湖南广电局的证实。

在网友中,有两类爆料最为致命,一是私生饭,二是站姐。

“私生饭”特指粉丝里行为极端的一类人,他们喜欢跟踪、偷拍明星的日常,甚至会做出骚扰明星、影响艺人私生活的行为。2020年1月,凭借《创造营2019》获得关注的男爱豆陆思恒,被曝出与另一位女爱豆、SNH48的成员冯薪朵疑似同居。在粉丝大呼“房塌了”时,普通人看到的是这则新闻中的一个细节:爆料者是冯薪朵的私生饭,在偶像家门口安装了隐藏摄像头,时刻“监视”其一举一动,这才拍到了同居的证据。如果说娱乐媒体的跟拍是游走在法律边缘,那么私生饭这种“恃爱行凶”的行为早已触碰了法律底线。

站姐,指的是那些拿着高级单反相机的粉丝,他们大多是明星应援站的管理者。在韩国出道的赖冠霖回国后出演了《初恋那件小事》等热播剧,2020年11月底,赖冠霖的一位站姐爆料,她花重金为赖冠霖买的绝版帽子,被爱豆转送给了绯闻女友,并附上了偶像已恋爱的大量证据,这则微博瞬间攀至热搜第一。

撇开法律因素不谈,私生饭和站姐是除经纪团队外,最了解偶像生活的人,因此,他们的脱粉回踩比起一般网友更具杀伤力。

当“一出道就垮掉”成为常态,无奈的粉丝们甚至纷纷开始了竞猜:猜下一个“塌房”的会是谁,猜自己的偶像会被怎样的“雷神之锤”击垮。

越来越低的试错成本

虽然早在2004年,《超级女声》就开启了国内的初代选秀热潮,但如今内地占主流的偶像产业已不同于当年,是基于复制日韩“爱豆模式”在2018年诞生的。

《偶像练习生》的横空出世,让资本大量涌入了这个新鲜领域,同质化的选秀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无论演员、网红,还是歌手、rapper(说唱歌手)、舞者,都想通过做“爱豆”获得红利。平台需要流量、公司需要短期价值,爱豆需要一夜成名,这个领域自然被揠苗助长成了“快消品”。一个偶像倒下了,仍有无数人可以替代,“割韭菜”拼的是速度,而非质量。

同为韩国练习生出道的艺人张艺兴,在2020年选秀节目《少年之名》中说了一句实话:这两年选秀节目太多了,掏空了优质练习生的存量,哪儿还有好苗子。张艺兴评价的是“能力素养”,而从“偶像自觉”上看,这些半路出家者,也未必对偶像所担负的责任有明确的认知。

这种爱豆供不应求的现象,导致了整个市场都出现了过于宽容的倾向。哪怕是粉丝,在不断遭遇“塌房”事故后,也开始改变了最初的想法。根据FUNJI-艺人数据观察所做的“爱豆恋爱·粉丝塌房心态”调研显示,2386个受访者中女性占98.1%,84%集中在15岁至25岁,其中约51.4%的人明确表示自己所追的偶像“塌过房”,甚至有14.6%的人表示曾塌过三次以上的房。

而在最早孕育偶像产业的日韩,包括恋爱在内的“偶像失格”是非常严重的行为。因为偶像的诞生,依靠的是强大的粉丝应援,应援包括打投榜单、控评、宣传推广、观看演出、制作周边产品,所有这些都需要粉丝真金白银地出钱出力,所以为粉丝提供“恋爱幻想”是偶像的重要职责,没有人买单是为了看偶像和其他俊男美女谈恋爱的。

另一方面,偶像遵从的是“出名要趁早”,20岁之前参加选秀者比比皆是,这些被网友戏称为“九漏鱼”(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的低龄选手,大多没有成熟、正确的三观,进入娱乐圈后容易“误入歧途”,或被翻出以往的“黑历史”。

最近,由央视举办的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为了确保参赛者的素质,就首次增加了笔试环节,并把参赛标准“热爱中华文化,坚定文化自信”、“积极阳光、正能量、遵纪守法”、“具有良好的个人品质和职业道德”打在了公屏上。

在VR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一些平台也开始瞄向了虚拟偶像选秀,乐华娱乐打造了二次元女团A-SOUL,正式入局虚拟偶像产业,爱奇艺则推出了《跨次元新星》,30位虚拟选手才艺竞演。虽然不是血肉之躯,但至少“永不塌房”。

足球新闻

世预赛南美区综合:巴西阿根廷双双取胜 厄瓜多尔爆冷大胜哥伦比亚

2021-2-11 6:59:50

足球新闻

太喜欢你!28岁世界巨星表白C罗:如果能有5分钟,我最想见你

2021-2-11 9:00: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