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8之父”顾诵芬: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大家好,我是甄女士。“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说这句话的人叫顾诵芬,是我国的“歼-8之父”。他在我国“一张白纸”背景下,设计出我国第一架喷气式教练机,他还参与主持了初教-6、歼-8和歼-8Ⅱ等

大家好,我是甄女士。

“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说这句话的人叫顾诵芬,是我国的“歼-8之父”。

他在我国“一张白纸”背景下,设计出我国第一架喷气式教练机,他还参与主持了初教-6、歼-8和歼-8Ⅱ等机型的设计研发,并担任歼-8和歼-8Ⅱ的总设计师。

他还曾冒生命危险亲乘战机三上蓝天,只为弄清飞机设计问题。

他说:“回想我这一生,谈不上什么丰功伟绩,只能说没有虚度光阴,为国家做了些事情。”

1930年2月4日,顾诵芬在苏州出生。他的父亲顾廷龙是著名的国学大师,母亲潘承圭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知识女性。

在他5岁的时候,父亲顾廷龙应邀去燕京大学任职,全家迁居到北平。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那时的飞机轰炸声成了顾诵芬儿时印象最深刻的声音。

那时候日本飞机列队地往西飞,炸弹爆炸不仅是声音大,而且震动很厉害,家里的玻璃窗都发颤,当时吓得顾诵芬不知所措,因为没有防空知识,所以只能从屋子里出来往院子里跑。

幸好遇到刚从德国回来的邻居,他在德国经过了防空训练,就立刻喊“别往外跑,赶紧在屋里,躲在桌子底下。”

还有一次,炸弹的声音直接把顾诵芬炸醒了。

经历过这样的日子后,顾诵芬说:“没有航空的话,咱们国家将来还得受人欺负,我以后想造飞机。”

就这样,小小的报国种子在他心里埋下了。

10岁那年,堂叔叔送给顾诵芬一架橡筋动力的杆身航空模型小飞机,但是这个飞机不是很结实,飞几次就坏了。

当时父亲顾廷龙看到儿子这么喜欢飞机,就带着他去上海一家由香港人开的航模商店。

当时店主拿出一架一米翼展的橡筋动力的航模,从柜台上起飞,即便撞到天花板下来还能继续飞,顾诵芬看到后特别喜欢,顾廷龙就咬咬牙花重金给儿子买了一架。

回家以后亲戚们都议论,说父亲对顾诵芬太惯了。但从此以后,顾诵芬就没有离开过飞机模型。天好的时候,就在外面飞,下雨就在屋子里飞。飞机坏了他就自己动手修,后来变成了自己动手做,顾诵芬的空闲时间全都扑在了航模的上面。

顾诵芬说:“我父亲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对我的兴趣爱好并没有多加干涉,只是告诉我不管做任何事,都要认认真真地把事情做好,这对我影响很大。”

高中毕业后,顾诵芬报考了有航空专业的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并且全部录取了。

当时,顾诵芬17岁的哥哥因为得了伤寒去世,家里就剩下顾诵芬一个孩子。所以他的母亲不希望他离家太远,他最终选择留在上海,就读上海交通大学的航空工程系。

大学毕业后,正好赶上抗美援朝,国家决定要建航空工业。所有交大航空系毕业生三天之内离开上海到北京报到。

虽然母亲十分不舍,但还是把顾诵芬送上了北上的火车。

“后来我父亲写信告诉我,我母亲晚上基本上睡不着觉,经常是坐起来拉开窗帘看看外面,想我是不是有能突然回来的这个机会。”

由于大儿子去世,小儿子也离他远去,顾诵芬的母亲得了精神抑郁症。

1967年,顾诵芬的母亲不幸离世。当他回到家时,母亲已经火化。

没有看到母亲最后一面,这让顾诵芬愧疚一生,每次一提到母亲,顾诵芬都会伤感的说:

“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1956年8月,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在沈阳建立,接到的首项任务是设计一架亚音速喷气式中级教练机,临界马赫数0.8,定名“歼教-1”。

顾诵芬担任气动组组长,但在大学里,顾诵芬只学过螺旋桨飞机设计基础课程,为解决机身两侧进气的难题,他要从头学起。

“当时也没复印机,我就买描图纸、三角板、曲线板,把有关的图都描下来。花了一个星期,把这篇文章基本上看明白了。”

为解决设备匮乏问题,设计室的同志想出了不少“土办法”,“晚上去医院捡废针头,把它们焊接到铜管上,当作实验设备。”

那时候也没有好的风洞,顾诵芬就到哈尔滨军事工程院那个一米五口径的小风洞里去做,一个月的时间就和同事们拿下了实验。

1958年7月26日,历时两年时间的研制,歼教-1在沈阳飞机厂机场首飞成功。

1961年,国防部第六研究院飞机设计研究所成立,对外简称601所。

三年后,601所承担的歼-8战斗机的研制工作正式启动。由于总设计师黄志千在执行出国任务时,因飞机失事遇难,顾诵芬与其他几名骨干临危受命,组成技术办公室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

1969年7月5日,歼8战斗机实现首飞。

但在随后的飞行试验中,飞机出现强烈振动,这让所有参研人员都悬起了一颗心。

为了搞清楚问题所在,顾诵芬不顾危险和他人劝阻,三次乘坐战斗机紧随歼8飞行,用望远镜观察情况。

“我们没有摄像机,所以只能是人上去看。怎么看法,就在飞机的尾巴上都贴上毛线条,那时候的毛线是凭票买的,我们的同事拿自己家里的票,买了一磅红毛线,剪成一段段,每段150毫米,贴到垂尾上,贴到后机身上。我就看看那毛条到底在哪儿抖。”

因为黄志千就是逝于空难,顾诵芬的夫人江泽菲便和他有一个约定:不再乘坐飞机。

而这次,顾诵芬要登上不是客机,是风险更高的战斗机。

在他登上战斗机后检查出问题后,只说了一句:“我不敢让江泽菲知道。”

20世纪90年代,顾诵芬发起并组织了与俄罗斯气动力和飞机设计专家对远景飞机的设计合作,使我国250多名飞机设计技术骨干受到锻炼并为设计新一代战机奠定了基础;1995年,在他与李绪鄂、崔尔杰的共同努力下,率领技术团队研制出中国第一架地效飞行器。

几年前,顾诵芬被查出患有直肠癌,他手术住院期间还叮嘱资料室的工作人员给他送外文书刊,看到有用的文章会嘱咐同事推荐给一线设计人员。

他说“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看一点书,翻译一点资料,尽可能给年轻人一点帮助。”

直到现在,90岁的顾诵芬仍在每个工作日的上午都会按时出现在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科技委的办公楼里。

他说:“了解航空的进展,就是我的晚年之乐。”

足球新闻

必须看!尤文公布欧冠大名单,C罗喜迎强力队友,他要开始发力了

2021-2-17 20:00:10

足球新闻

梅西欧冠1/8决赛31场28球,领跑该项射手榜

2021-2-17 22:59: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