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风流:《世说新语》里的名人故事 1——徐孺下陈蕃之榻

魏晋风流:《世说新语》里的名人故事 1——徐孺下陈蕃之榻滕王阁 图片源自网络 1.言为士则,行为世范【原文】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为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

魏晋风流:《世说新语》里的名人故事 1——徐孺下陈蕃之榻

滕王阁 图片源自网络

1.言为士则,行为世范

【原文】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为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主簿曰:“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陈曰:“武王式商容之闾,席不暇暖。吾之礼贤,有何不可!”

【大意】陈仲举这个人,言行堪称士林典范,他一直胸怀大志,有澄清天下的气象。他被贬到江西南昌做太守时,下车伊始,就打听当地名士徐孺子家住哪里,要去探望。手下人说大家在官署等待多时了。陈仲举说:“周武王刚得天下,坐席还没坐热乎,就去商容住过的地方拜访,我礼敬贤人,有何不可?”

【故事】唐代著名诗人王勃有一首千古名篇《滕王阁序》,里面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诗句:“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这句诗是写洪州(今天的江西南昌)这个地方物产丰富、名人辈出。

《世说新语》开篇第一则,讲的就是“徐孺下陈蕃之榻”的典故。

说这个典故,首先要了解陈蕃其人。

陈蕃就是陈仲举,这个人是东汉名臣。《世说新语》评价他“言为士则,行为世范”,这是非常高的评价。我们通过史书上记载他的几则小故事,来看看他是否能够得上这八个字的评语:

陈蕃算是名门之后,祖父曾做过河东太守。但等到他这一辈的时候,就家道中落了,他少年时,在家中读书,不修边幅,屋内屋外非常污秽。他父亲的好友薛勤来看他,见到家中很乱,就问他为何不好好打扫一下?

陈蕃很自负地说:“大丈夫当以澄清天下为己任,哪能把精力耗费在打扫一间屋子上面?”(大丈夫处世,当埽除天下,安事一室乎!)薛勤听了,暗暗竖起大拇指,觉得后生可畏,将来这个小伙子一定能够做出一番事业。

陈蕃一生,遵循了少年时的志向和初心,为澄清天下,奔走呼号。年纪稍大,陈蕃被举为孝廉,担任郎中、议郎、乐安太守等。由于为人正直清廉,官声很好。大将军梁冀派人找他办事,他非但不见,还把来人打死了,由此开罪了梁冀,被贬到修武县令。

图片源自网络

后来,因政绩卓著,陈蕃又被朝廷提拔重用,但很快,他强项耿直的毛病又犯了,给汉桓帝上述,反对朝廷里的请托之风,被政敌弹劾,后来被外放到豫章做太守。豫章的治所就在江西南昌,也就是文章开头说的陈蕃到任后不直接到官衙,先打听徐孺子的下落了。

讲到这里,好像陈蕃除了爱抬杠,也没啥特别牛的事情,怎么就“言为士则,行为世范”了呢?别着急,他的牛X事迹在后面呢。

在江西干得不错,陈蕃后来又被朝廷起用,尚书令、大鸿胪、光禄勋,一路向上的同时,也伴随着经常提朝中大臣仗义执言而被短暂贬官的经历。值得注意的是,担任光禄勋后,陈蕃开始参与朝廷选拔任用官员的工作,他刚直不阿、藐视权贵的劲头上来了,这在士林学子中为他赢得了非常高的支持率, 但同时也受到豪门子弟的嫉恨,最终,陈大人再次“中招”,被罢官回家。

图片源自网络

过不多久,朝廷再次启用,这也体现出在陈蕃在“硬刚”中累积人气,在累积人气中获得支持的斗争哲学。这回,他被任命为尚书仆射、太中大夫、太尉,逐渐进入到权力的核心层。

汉桓帝像 图片源自网络

东汉末年,汉桓帝宠幸宦官佞臣,朝政污浊不堪。陈蕃继续挺着自己的硬骨头,和宦官作斗争,甚至为了救因宦官打压的朝臣,和汉桓帝公开叫板。在一次次苦口婆心的劝谏、上述中,汉桓帝终于忍受不了陈蕃的叨逼叨,找了个借口,把他罢免了。然而,正是这样一次次曲线救国的不懈斗争,也为陈蕃赢得了举世公认的直名,也使他成为天下士人的榜样,陈蕃与刘淑、窦武被并成为东汉“三君”。

后来,汉桓帝驾崩,窦皇后掌权。当初汉桓帝册立皇后时,原本想立自己的宠妃田氏为后,陈蕃带着满朝文武向皇帝进谏,认为田氏门第卑微,不如窦氏根红苗正,系出名门,没办法,汉桓帝立窦氏为后。

图片源自网络

窦皇后掌权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起用陈蕃并任命他为太傅,位列三公,海内人望,无人能及。汉桓帝驾崩第二年,汉灵帝即位。窦皇后又提出加封陈蕃为高阳乡侯,食邑三百户,但陈蕃十次上书,坚决没有同意。这也看出陈蕃确实高风亮节,不慕虚荣。

这时,宫中宦官专权的乱象愈演愈烈,陈太傅当然忍不了,他联合窦太后的父亲大将军窦武,准备诛杀宦官,然而,不幸走漏了风声,宦官们假借窦太后的名义诛杀了窦武,又将70多岁的陈蕃逮捕下狱,在狱中杀害了他。

图片源自网络

陈蕃死后,他的家人被发配流放,门生故吏免职圈禁,儿子陈逸被一位门生朱震藏了起来,才免于一死。

一代名臣,最终落得个身首异处,也使得桓灵二帝之后的大汉王朝,更加风雨飘摇,也为三国时代的到来,埋下了祸根。

陈蕃的故事讲完了,回头来看“徐孺下陈蕃之榻”。

陈蕃被贬为豫章太守时,他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当地名士徐孺的下落。徐孺,名稺(稚),世称“南州高士”,他的一生中,曾屡次被朝廷及地方征召,终未出仕。陈蕃在南昌,曾邀请徐孺到自己的府上,二人坐而论道、高谈阔论。徐稺到陈蕃府中小住几日离去后,陈蕃就命人把徐稺用过的榻挂起来,意思是除了徐稺,别人是没有资格用这张榻的。

图片源自网络

后来,陈蕃回到朝中后,多次向汉桓帝举荐徐稺,但徐稺始终坚辞不受。对于东汉末年的朝局,他洞若观火,评价说:“大树将颠,非一绳所维。”直到最后,陈蕃死于阉宦之乱,而徐稺一生,始终固守清贫,自耕自足,只吃自己种出来的庄稼,高尚的德行被乡里所称道,名传后世。

该怎么评价陈蕃和徐孺两种人生观带来的两种结局呢?

足球新闻

波帅:姆巴佩目前对球队很投入,希望看到他再为巴黎踢好多年

2021-2-4 14:59:56

足球新闻

莱布雷希特专栏:从头重建我们的歌剧院

2021-2-5 12:20: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