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苏宁的危与机

过去的这一周,苏宁股权转让尘埃落定,出人意料的是,深圳国资最终入股苏宁,尽管深交所对此次股权转让发出关注函,但这样的自救,可能是当下苏宁所能做出的最好努力。球场“失意”长期关注中超的足球体育爱好者,也

过去的这一周,苏宁股权转让尘埃落定,出人意料的是,深圳国资最终入股苏宁,尽管深交所对此次股权转让发出关注函,但这样的自救,可能是当下苏宁所能做出的最好努力。

球场“失意”

长期关注中超的足球体育爱好者,也许比苏宁易购的用户更早觉察到苏宁可能发生的变局。

就在苏宁公布股权受让方的同一天,2月28日,中国足坛也发生了一件载入历史的大事——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苏宁(现江苏足球俱乐部),正式官宣俱乐部停止运营。

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官微发布《关于江苏足球俱乐部所属各球队停止运营的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备战中超、亚冠,即日起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我们洽谈后续发展事宜”。

卫冕冠军球队遭遇经营困境,无法继续运营,这在中国足球历史上从未有过。对此,中国足协发布声明表示,对江苏足球俱乐部所发的停止运营公告表示遗憾,但尊重俱乐部的选择。江苏省足协则表示,尊重投资人作出的决定,也对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表示关注和惋惜,同时呼吁广大球迷理性看待,继续支持江苏足球发展,共同营造良好环境氛围。

过度扩张

江苏苏宁前身是1958年的江苏足球队,1994年,江苏足球队改制为江苏迈特足球俱乐部,此后经历了江苏舜天、江苏国信舜天等多个时期。2015年12月,江苏舜天更名江苏苏宁,2020年11月12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夺得2020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并在2021年初更名为江苏足球俱乐部。

在江苏苏宁夺冠后,苏宁体育产业的商业价值可以说达到了巅峰。资料显示,从2015年成为江苏职业足球的投资人后,苏宁体育打造了自己的体育产业拼图,不仅收购了意大利的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并构建了PP体育媒体平台、组建了自己的电竞队伍。

但也就是在去年下半年,消息人士指称苏宁体育正在寻求低价转让,甚至可以0元转让,条件是需要“接盘者”承担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5亿元的债务。

相比起苏宁易购,苏宁体育并不为大多数人熟知,然而江苏苏宁足球队的危机,却可以说是苏宁面临危机的一个缩影。近两年来,苏宁扩张的步伐一直迈得很大,苏宁控股集团搭建起了易购、物流、金融、科技、置业、文创和体育八个板块,版图日益变大,与此同时,重资产和高负债的弊端也逐渐显现。

奋力一搏

2020年,苏宁不断被传面临债务危机,资金链紧张。财报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9年末,苏宁易购的总负债规模已从561.51亿元上涨至1497.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从457.35亿元扩大到1212.57亿元。截至去年9月末,苏宁易购的总负债规模达1361.40亿元,其中,流动性负债合计1099.67亿元。除了流动负债,苏宁易购还有261.74亿非流动负债,主要包括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142.43亿元。

据2020年的业绩快报,苏宁易购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2584.59亿元,同比下降4.00%;净利润亏损39.13亿元,同比下降139.75%。而自2014年以来,苏宁易购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7年为负,且亏损金额在加剧,这些都反映出苏宁易购在主营业务上面临的艰难挑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宁转让股份,并出乎外界意料地和具有深圳国资背景的两家企业达成转让协议,可以说是奋力一搏。

去年8月深圳市国资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深圳国资总资产达到3.82万亿元,在全国37个省级国资监管机构中,深圳国资总资产在全国排第四,利润总额、净利润、成本费用利润率在全国排第二,深圳国资委直管企业30家、上市公司30家,战略参股多家企业,员工规模约24.5万名,且直管企业中没有一家亏损,全系统没有一家“僵尸企业”。深圳市国资委实力之强,可见一斑。在这样强大的资金实力注入之下,苏宁可以在此次转让中获得近150亿元收入,这对于其解决“燃眉之急”——偿债危机,将有不小的帮助。

市场亦对这次转让显示出积极信号——本周一复牌后,苏宁易购股票大涨。

“断臂”向上

时间回溯到30余年前。1990年冬,27岁的张近东租下南京市一座二层小楼,与哥哥张桂平一起干起了买卖空调的生意,因为店面地处江苏路和宁海路交口,“苏宁”的店名由此而来。

30年的发展历史,苏宁的成长阶段鲜明,第一个10年在江苏站稳脚跟,第二个10年与国美争雄,第三个10年则与京东对抗。2008年,苏宁营业收入超过国美,但2014年,苏宁却被京东反超。

在此之前,苏宁还未遇到过如此大的危机。“内外部多种因素交织的2021年,注定会成为集团发展过程中意义特殊的一年,也必将是集团近十年发展的转折之年。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我们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春节过后,在苏宁全员开工第一天,张近东在公司内部讲话中如是表示。

这是这些年来张近东首次明确要做减法。这些年里,苏宁持续投入建设苏宁小店,斥资收购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入主江苏足球俱乐部和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购入PPTV龙珠直播,触角遍及各个领域,“加法”战略持续。张近东的表态,无疑明确将进行重大战略调整。

如果从承让方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及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能带来的政策优势和资源支持来看,零售、物流和金融,将会是苏宁的主赛道、主场战,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暂停运营,正式宣告了新的十年里,“减法”战略的开始。接下来,苏宁必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舍弃。

南方日报记者 姚翀

足球新闻

伯恩茅斯能否延续状态?这场英冠有信心:017布里斯托VS伯恩茅斯

2021-3-6 17:59:43

足球新闻

韩职 首尔VS水原

2021-3-7 2:01: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