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丨苏宁撤资江苏足球俱乐部后的争议与反思

冲击“全场景、多业态”发展模式受阻的“巨舰”苏宁,近期深陷债务危机。以至于,今年新春开工的第一天,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就在内部讲话中说,新的一年,苏宁要做减法,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冲击“全场景、多业态”发展模式受阻的“巨舰”苏宁,近期深陷债务危机。以至于,今年新春开工的第一天,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就在内部讲话中说,新的一年,苏宁要做减法,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看到如此表述,江苏球迷小刘一开始是感到振奋的。“集中精力做主业是好事,苏宁是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投资方,我们肯定希望苏宁发展越来越好。”小刘说。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苏宁举起的这把“铡刀”,所砍向的目标,也包括了去年11月刚刚拿到中超联赛冠军的江苏足球俱乐部。

2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原名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保障继续征战赛场,即日起停止运营。

这多少有些突然。有俱乐部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宣布停运前,球员们都还在正常训练,备战新的赛季。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纸公告,球员们开始另谋出路。近一个月来,吴曦、李昂等明星球员先后加盟到上海、浙江等地的俱乐部。

不少江苏球迷认为,苏宁宣布停运的做法多少有些“极端”。“苏宁集团目前存在危机,不再投资足球我们理解,但你要做好善后和转让的工作,怎么能直接丢弃呢。”有球迷说。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足球俱乐部的前身是成立于1958年的江苏省足球队,1994年走上职业化道路,经历了迈特、国信舜天等多个投资方后,于2015年底进入苏宁时代。

球迷们的委屈,也源自苏宁当年的自我表态和现实存在的反差感。据公开报道,2015年底举行的苏宁接手江苏足球的仪式上,张近东当时表态称,苏宁将不辱使命,打造百年足球俱乐部。

然而,话音落下仅仅五年,江苏足球俱乐部的血脉或将止步于苏宁。尽管苏宁在上述停运公告中也谈到,近半年来,俱乐部多方奔走寻求承接,以极大诚意转让,不放弃一丝机会。

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国足协尚未正式公布新赛季职业联赛的准入名单,这份名单,或将最终宣布江苏足球俱乐部的生死。

共同“烧”出一个虚火时代,苏宁深度参与

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多少是令人感到震惊的。毕竟就在去年的11月份,也就是大概100天前,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今年初应足协中性名要求更名为江苏足球俱乐部)刚刚夺得了2020赛季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冠军,这也是江苏足球俱乐部历史上首次夺得顶级联赛冠军。

在此基础上,一旦“夺冠即解散”,这足以写进世界足球历史。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足球俱乐部的前身可追溯至1958年的江苏省足球队,上世纪90年代初实现职业化后,先后以江苏迈特、江苏加佳、江苏国信舜天等多个名字征战职业联赛,背后对应的是不同的投资方。2015年底,起步于南京的江苏本土民企苏宁出手收购,俱乐部由此进入“苏宁时代”。

彼时,恒大、富力、华夏幸福等房企巨头已进军足球领域,各俱乐部纷纷以明显高于球员正常身价的价格,引进国外大牌球星,开启了疯狂的“军备竞赛”。

苏宁自然也并不例外。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苏宁在入主球队后仅两个月,便花费超7亿人民币引进大牌球星。比如,豪掷5000万欧元购入巴西前锋特谢拉,一度大幅刷新中国足球转会历史。要知道,在特谢拉加盟前一年的2015年初,中国足坛最贵的一笔引援只是1500万欧元。而苏宁这一出手,一下子将一年前的纪录提升了三倍有余。

同时,苏宁对于体育的投资,还远远不止江苏足球俱乐部。

2016年6月,也就是入主江苏俱乐部半年后,苏宁以2.7欧元(超20亿人民币)的价格购得国际米兰俱乐部70%的股份,成为这支世界豪门俱乐部的大股东,张近东之子张康阳随后出任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如此一来,苏宁在国际和国内均把持着一家老牌俱乐部。

又过了半年,苏宁体育旗下的PP体育又重金砸下了英超联赛三年的版权。据公开报道,成交金额达到了惊人的50亿元左右。

不难发现,苏宁这几年对于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只是苏宁近几年“豪横”押宝体育产业的一小部分而已。

2017年之后,苏宁对江苏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开始收缩。但早期巨额的全战线投入,还是为江苏俱乐部这颗“棋子”日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据《体坛周报》报道,江苏俱乐部停止运营后,由于俱乐部负债累累,尽管有企业愿意出手相救,但还是因为债务问题无法达成一致。

显然,苏宁陷入的债务风暴,深深波及到了江苏足球俱乐部。

江苏足球俱乐部在停运公告中写道,从阶段性外部投入孵化到长期性自主造血发展,是足球事业社会化、职业化、市场化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江苏足球俱乐部一直努力发展的方向。但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江苏足球俱乐部无法保障继续征战赛场,故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有俱乐部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江苏足球俱乐部是冠军队,也是中国足坛老牌球队,品牌效应很好,如今却走到负债累累、无人接手的地步,实在是令人费解和惋惜。

争议:“血脉”将断,“生意人”苏宁无视社会责任?

苏宁深陷危机的当口,若单纯从商业的角度,苏宁因资金短缺选择停止运营俱乐部,这一操作似乎无可厚非。

澎湃新闻注意到,有声音认为,苏宁集团过去五年对江苏足球俱乐部进行了大量投入,去年也为江苏足球带来了首个联赛冠军,球迷应该对苏宁撤场的选择表示理解。

事实却是,苏宁停运江苏足球俱乐部的做法,引起了巨大争议。

江苏球迷普遍却认为,苏宁撤资能理解,但不找好下家,直接停止运营俱乐部,球队濒临解散,这让关注了江苏足球几十年的球迷们无法接受。

澎湃新闻注意到,近一个月来,俱乐部多位明星球员陆续离开:球队队长吴曦加盟上海申花;主力后卫李昂转投上海海港;门将顾超亮相浙江绿城。还有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俱乐部效力的江苏本土球员吉翔,也已离家北上赴山东踢球。

江苏省体育局官网显示,俱乐部停运公告发出当日,江苏足协在第一时间发布了对于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运营的想法。

江苏足协表示,尊重投资人作出的决定,也对俱乐部所属球队停运表示关注和惋惜,同时呼吁广大球迷理性看待,继续支持江苏足球发展,共同营造良好环境氛围。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后,不少江苏球迷涌入江苏省体育局官方微博进行留言,呼吁“救救江苏队”。有球迷说,虽理性看待,但实在无法保持沉默。

不过,江苏省体育局官方微博随后关闭了留言功能。

事实上,中国足协对此也觉得突兀。

据广州日报报业集团《足球报》3月23日报道,有足协内部人士透露,足协一开始也只是得到苏宁“不玩了”的简单信息,“原来以为是找到下家转让了,或者在没找到下家的情况下停止投入,靠俱乐部剩余的账面资金撑下去,但没想到,是干脆利落地抽身离去。”该足协内部人士表示。

那么,苏宁在资金短缺、无法找到接盘者的情况下,选择停运江苏足球俱乐部,这样看似商业化的操作,为何会牵扯到社会责任?

在俱乐部内部人士看来,对于投资者来说,江苏足球俱乐部并非一个项目那么简单,而是有公共属性的,“代表着江苏,是百万江苏球迷多年的情感寄托。”

据“体坛+”客户端报道,《足球周刊》编委、驻意大利资深记者王勤伯对此解读称,一个富豪投资一个俱乐部,就算他拥有100%的股权,也无法认为俱乐部纯属自己的玩物。从某种程度上说,富豪投资俱乐部,是出面帮助一个街区、城市、地区或社团实现足球俱乐部公共遗产的传承,他拥有财务、管理、竞技事项的全部决定权,但他无法宣称自己掌握了俱乐部的全部历史和生死。

王勤伯认为,在明知足球俱乐部很难赚钱的情况下,国外之所以有很多老板会投钱买俱乐部,纯属个人选择,比如,有的富人在意社会名望。

据其观察,在国外,投资足球俱乐部是收获社会名望的有效途径,在足球场上取得成功最容易引发民众的狂热追捧。

反过来说,富人(及其企业)购买足球俱乐部有一个基本的义务,就是让俱乐部这份公共遗产得到传承和维护。一个拥有历史传统的俱乐部破产、解散、消失了,投资人在任何地方都会挨骂。因此在王勤伯看来,面对俱乐部债务,投资方苏宁有其困难,但如果目的是让江苏足球遗产得到传承和维护,解决的办法是可以找到的,而且是从很早开始就可以致力去解决的,而不是突然撒手不干。

员工就欠薪委托律师提起劳动仲裁,“也为争口气”

截至发稿时,关于江苏足球俱乐部的生死依然悬而未决。原定3月23日公布新赛季准入名单的中国足协,因故延迟了公布时间。中国足协正式公布新赛季准入名单后,江苏足球俱乐部若不在其中,将迎来实质上的解散。悲观的是,以目前停止运营、球员四散的状态,江苏足球俱乐部断然是不符合准入条件的。

江苏足球俱乐部除球员外的部分员工,也开始了讨薪之路。澎湃新闻从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徐旭东律师处获悉,日前,江苏足球俱乐部的8名工作人员委托律师团队,向南京市玄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俱乐部部拖欠的2020年全年的奖金,以及相关经济补偿等等提起仲裁,总金额超过300万元。

据律师团队介绍,苏宁对于员工的经济补偿,只承认苏宁集团入主俱乐部后,员工所就职的年限,也就是说最多五年。

有在俱乐部工作已超二十年的老员工认为,这对于老员工来说是不公平的。“江苏足球俱乐部这些年变化的只是股东和名字,但这个单位是一直存在的。”

俱乐部内部员工表示,提起劳动仲裁,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争一口气,“苏宁就这样突然甩手,显然是不合适的。”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目前通行的机制,欠薪纠纷应该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申诉,但江苏俱乐部这8名员工并没有这么做。

澎湃新闻注意到,随着国内多家俱乐部遭遇撤资寒潮,职业足球俱乐部球员、工作人员欠薪维权的困境也逐渐暴露出来。

据公开报道,有欠薪球员表示,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效果欠佳。因为即便赢下仲裁,如果俱乐部不执行,球员也是毫无办法。

江苏亿诚所徐旭东律师认为,足协仲裁委的裁决无执行力,对球员的权利保障过弱,不宜处理球员欠薪纠纷。

他认为,球员、教练员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和俱乐部之间不仅存在行业管理事项,还存在工资、社保等劳动关系事项。因此,非行业管理的工资、奖金、经济补偿、社保等等,均属于普通劳动争议,足协仲裁委无权管辖,应由俱乐部注册地或球员、教练员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管辖,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目前,江苏俱乐部员工提起仲裁一案还在走程序。观望,成了这一个月以来,江苏足球俱乐部球员、工作人员以及球迷最为揪心的关键词。

当下,各界最关心的,还是已几乎成为“空壳”、停运中的卫冕冠军江苏足球俱乐部,究竟何时被宣布生死。

据《北京青年报》3月26日报道,中国足协延迟公布新赛季准入名单的原因,有关个别中超俱乐部的准入工作,但具体细节尚未得到官方渠道的公布。相关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目前也只能继续等待。

苏宁撤场,宣布停止运营江苏足球俱乐部,是不是意味着故事就此结束,相信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足球新闻

官宣确认!前中超冠军已签约3国脚,6大主力“离队”引发3线巨变

2021-3-30 7:00:18

足球新闻

马洛卡1-4输球,西班牙人登顶西乙积分榜

2021-3-30 13:58: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